崔 健

365歌词网 歌手大全 2020-08-10 16:32:07 0

崔 健资料简介

崔健(朝鲜语:최건,1961年8月2日-),出生名崔建军,北京人、朝鲜族,中国大陆摇滚先驱者,成名曲为1986年的《一无所有》[1],1988年的《一块红布》亦是名作。传媒美名为‘中国摇滚之父’,他象征了中国的摇滚从无到有的历史意义,[2]以红布蒙眼唱歌为他的象征形象。

在90年代发行《红旗下的蛋》和《无能的力量》两盘专辑。2005年“嚎叫唱片”出版的向崔健致敬专辑《谁是崔健》再次显示崔健在中国摇滚界的老前辈地位[3]。2009年《一无所有》入选《台湾流行音乐200最佳专辑》[4]

生平

1961年8月2日,崔健生于北京市朝阳区幸福村[5]。父亲崔雄济为北京空军军乐队的功勋演奏员[6],母亲张顺化生于朝鲜,是中央民族歌舞团的成员[6]。身为军人的父亲憾于崔健在建军节后一天出生,又由于无法摆脱军人的色彩,就擅自将崔健的生日改为了8月1日,并命名为崔建军。但不久又认为这个名字缺乏个性,就去掉了“军”字,从此就命名他为崔健[7]。崔健出生数月后曾得大病,连续发高烧不停又大量脱水,生命危在旦夕,他的母亲当时在东北演出还未得知。父亲所在的空政团紧急将崔健送进空军总医院进行输血最终保住生命[8]。 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崔健的儿童时代是在空军全托的幼儿园里孤独地渡过,但每周六能回家[6]。随着崔雄济工作的调动,他的家庭先后住过幸福村、灯市口、空政文工团、空军学院,崔健的整个童年都是在父亲的军队的环境下长大的。而双亲汉语水平都不是很高,也造成了崔健童年时有口吃的毛病。崔健的父亲发现崔健有着极强的好奇心,如他父亲所言:“崔健从小就这样,他对很多自己不明白的事物有一种强烈的求知欲望,并且常常独自观察和思考。[6]”

社会参与[编辑]

八九民运[编辑]

“六四事件”期间,崔健曾到天安门广场声援学生,也因此自90年代以来不时遭到来自官方的阻碍,不受官方欢迎[15]。

《中国之星》评审[编辑]

2015年崔健担任《中国之星》歌唱评审,品评许志安的参赛曲《怎么舍得你》(原唱张学友),以“你的歌我没听懂,得看歌词,而且又是广东歌”为由否定广东歌、以“有何寓意”质问怀旧老歌和香港怀旧价值。[16]”被两岸三地传媒批评“一个诚恳的后辈表演者的品味被权威讽刺而不加以了解”[17]、“不见得有人会以不懂英语为由否定英语歌”,乐评人认为他已不再带有革命者的气质。[17]亦有评论指崔健只是质疑为什么许志安没有演唱21世纪的香港流行音乐,而非否定香港流行音乐[18]。

崔健不喜1980年代的流行音乐由来以久。1980年代中国乐坛摆脱了革命军曲合唱风格后,趋生了强调个人主义的男子摇滚乐队和女歌手情歌独唱,以邓丽君为代表的港、台情歌因为更具时代颠覆性,而受摇滚界一批前辈蔑视,乐评人认为崔健是个中代表。[17][19]

作品风格[编辑]

他的歌词富于批判精神,且往往不为主流所容。他在歌曲《宽容》中把粗口“去你妈的”也写进歌词。有人认为他的《最后一枪》是暗示了“八九民运”中的流血事件,也有人指出这首歌其实是最早发行于1988年,创作初衷为纪念1979年“中越战争”中牺牲的烈士。目前公开发行的《最后一枪》版本为只有三句歌词的演奏版,在电影《火烧岛》原声大碟中能听到有完整歌词的版本,也称为演唱版。而且崔健亦较早在他的摇滚乐里面使用“中国风”风格的歌手之一,较朴实的音乐风格受到了观众的欢迎。据传因其歌词风格犀利尖锐,其在九十年代曾遭到禁演,不过此说难以证实。

1967年,崔健就读小学。在小学时他还当过班长,并在作文方面展现出才华,受到过教师的表扬,以及还写过不少快板书。

1975年,十四岁的崔健开始跟随父亲学习小号演奏。在那个时代,长大后的崔健按惯例要上山下乡当知青。崔雄济决定让他学会一种乐器,以便将来能进入文艺团体从而留在城里。对于乐器,崔健最终选择了小号,而崔健的确在小号上展现了异于常人的天赋,没学几天便可流畅地吹出当时的流行歌曲。崔健的语文老师向他的父亲做思想工作,希望崔健走上作家的道路并从事文学相关工作。但在父亲告知崔健后,崔健自己却表示不愿意并拒绝了老师的建议。在坚持学习小号半年后,崔健已能能熟练地驾驭难度颇高的《长征组歌》。

1976年,此时的崔健学会了《贝尔曼小号协奏曲》此类高难度歌曲。沈阳军区文工团和北京军区文工团在社会上招收小号演奏员,崔健优秀的演奏获得了现场考官的极大好评。随后,沈阳军区发去了调令要招收崔健入伍进入文工团,但由于崔健的母亲鉴于路程遥远而反对以至于未实现。而北京军区文工团直接找到了崔健与他会谈,因为无需离开北京,获得了崔健本人和父母的同意。但被学校以影响“上山下乡运动”为由而拒绝。

1979年,崔健中学毕业。此时的中国社会的上山下乡运动已接近尾声,知青开始陆续返乡,崔健成了待业青年。由于其出色的小号演奏水平,不久以后,工程兵文工团和总政治部文工团先后邀请崔健帮忙吹号。

1980年,崔健以20元人民币购得第一把吉他,并向一位蒙古工人学吉他,没过半个月,崔健的技术水平便超过了他,这也让崔健对吉他这门乐器产生了极大的喜爱,并开始钻研相关内容。

1981年,崔健成功考入北京交响乐团并担任小号乐手。当时文革刚结束不久,大部分行业停留在十几年前。中国官方的演奏乐器都是不插电的,摇滚、流行、爵士这些现代音乐领域一片空白。崔健所在的北京歌舞团按当时仅有的文艺形式将团员分为古典与民乐,崔健负责古典弦乐的小号部分,但这并没有占用他的太多时间,因为他是第三小号,一般一场演出只需要一把小号,他不经常上场。面对团员们的空余时间,定音鼓手周亚平很快想出了赚钱方法。

他把目光放在大批因改革开放而来到中国的外国留学生与专家身上,与外交人员饭店这种专门为外国人提供住宿餐饮的机构接触,自组小乐队,为他们演奏日本、欧美电影里的歌曲。崔健因为能出色地用英文演唱《草帽歌》而被邀请进来。当时大部分歌手都是民乐出身,只会李谷一或蒋大为的唱法,但崔健不同,他能非常准确地模仿那些英文歌手或刘文正之类的唱法,这在当时很少见。和同时期的摇滚乐手略有不同,崔健当时迷恋的并非重金属,而是在北京歌舞团时期就接触到的爵士乐,它的自由与即兴让崔健相不应让演奏方法成为艺术家的压力。崔健听到外国旅游者和学生带进中国的磁带,他开始学弹吉他,并很快当众演唱。

1983年,随北京歌舞团至山西太原参与“晋原之秋”音乐会。于演出活动结束后下榻的招待所,演唱日本电影《人证》的插曲〈草帽歌〉。也就是在这一年,崔健写下了属于自己的第一首歌《我爱我的吉它》。

1984年《当代欧美流行爵士─崔健独唱集》专辑出版。

1984年11月-1985年6月 参与组建“七合板”乐队,成员另有:刘元、杨乐强、周晓明、文博、安邵华、李秀力等七人。首场演出在政协礼堂,曲目包括翻唱The Beatles、Paul Simon、中外歌曲及创作曲等。

1985年《梦中的倾诉》专辑出版(中国唱片公司北京分公司),即日后的《'85回顾》或《1985回顾》。

1985年12月,参与流行歌曲比赛,演唱《不是我不明白》、《最后的抱怨》,评审委员有音乐界名人王昆、李双江等,未获名次。

1986年5月,参加“世界和平年演唱会”(北京)首唱《一无所有》而一炮走红。

1986年《新潮》专辑出版(深圳音像公司),再版时易名为《分手的时候》,即日后的《浪子归》。

1988年1月23日,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举办音乐会。

1988年4月,开始于中国旅游声像公司录音棚录制首张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录音师为陈庆、王昕波(老哥)。于棚内时间约100天,录音时间断断续续至1989年2月结束。

1988年9月中央电视台卫星曾传送崔健演唱的一无所有 (歌曲),作为汉城奥运会前夜特别节目的一部分向全球播出。

1988年12月3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参加新时期十年金曲金星评选活动演唱会。首唱《一块红布》。

1989年3月12、13日,在北京展览馆剧场举办“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轰动京城。同年《一无所有》荣获《人民日报》、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举办的“新时期十年金曲奖”,崔健获得优秀歌手奖。

1989年3月17日,与ADO乐队前往欧洲展开为期一个月的首次出国,3月19日于英国伦敦Royal Albert Hall参加Salem Music Awards亚洲音乐节,演唱《一无所有》;4月2日于法国巴黎参加“布日之春”国际摇滚音乐节(Printemps de Bourges),做个人首次专场演出。

1989年4月,第一张他本人认可的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在中国大陆以“崔健与ADO”名义发行(中国旅游声像出版社),在海外(包括港台)则易名为《一无所有》,台湾于4月12日由可登唱片发行,在香港于4月20日由EMI发行。随后在台湾荣获“双白金唱片奖”,在香港获“白金唱片奖”。 10月,专辑封面修改后以新面貌在中国大陆重新上市。

1989年5月19日,与乐队在天安门广场演出慰问绝食学生,演唱了《从头再来》《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像一把刀子》《一块红布》等歌曲,绝食学生深受鼓舞[9][10][11][12]。

1990年,“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巡回演唱会(为亚运会集资)于北京(1月28、29日)展开,其后在郑州(3月17、18、19日)、武汉(3月24、 25、26日)、西安(3月31日、4月1日)、成都(4月8、9、10日)演出。原预计5月初继续至上海、南京、沈阳、长春、哈尔滨等地巡演,但未成行。

1990年4月,开始录制第二张专辑《解决》,至6月结束,历时约60天时间。

1991年1月28日,广州天河体育馆演唱会。

1991年1月底,农历新年期间,第二张专辑《解决》在中国大陆发行(中国北光声像艺术公司),其中《像一把刀子》、《最后一枪》两曲未印歌词。台湾、香港则于3月发行。

1991年3月底,前往香港接受电台访问及演出。

1991年7月,代表大陆赴香港参加《忘我大汇演》为大陆受灾地区筹集救灾款项。

1991年10月,崔健独立制作完成的电视音乐片《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在美国荣获三大音乐奖之一——MTV 大奖中“观众最喜爱的亚洲歌手奖”(VIDEO MUSIC AWARD 1991 MTV ASIA VIEWERS CHOICE AWARD CUIJIAN "WILD IN THE SNOW")注:此奖项是首次为亚洲地区设立。

1992年5月,为希望工程集资,在南京市五台山体育馆举办“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崔健南京演唱会。

1992年6月28日,在云南省昆明市拓东体育馆举办“为云南少数民族文教事业募捐”的演唱会,在当地获得巨大反响,演唱会连续开了5场。

1992年8月,率乐队赴日本参加“FREE”大型露天演唱会,首度在日本演出 。 1992年9月,赵健伟撰写的长篇纪实文学《崔健:在一无所有中呐喊》出版。

1992年11月15日,美国《洛杉矶时代》以崔健为封面人物。

1992年12月28-30日,北京展览剧场演唱会“为中国癌症基金会集资”。

1993年2月,率乐队赴德国、瑞士参加世界文化交流活动。

1993年7月,为北京市体育基金会集资──'93北京崔健演唱会。

1994年9月,参加美国西雅图艺术节,在西雅图中心体育场举行的开幕式一场、个人演唱会一场。

1994年10月,第三张专辑《红旗下的蛋》在中国大陆、香港、日本发行。长春、乌鲁木齐'94红旗下的蛋崔健演唱会。

1996年12月,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谢冕、钱理群主编的《百年中国文学经典》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崔健《一无所有》及《这儿的空间》获选入第七卷(1979-1989)“诗”类。

1997年4月,子曰乐队专辑《第一册》发行,崔健担任制作人。

1997年7月,单曲《超越那一天》收录于《七月一日生》合辑。

1998年4月,第四张专辑《无能的力量》发行。

2001年2月16、17、18日,《给你一点颜色》舞剧在香港葵青剧院演出。

2001年8月7日,在北京CD Cafe进行真唱签名行动,发表真唱宣言,发起真唱运动抵制假唱。

2002年6月29日,北京CD Cafe演唱会,首唱新歌《滚动的蛋》。

2002年8月16、17日,第一届雪山音乐节在云南丽江的玉龙雪山举行。

2003年1月18日,参与新加坡真唱运动演唱会。

2004年8月6日,参与在北京市枫花园汽车电影院的真唱运动2周年纪念活动。

2004年8月8日,崔健与乐队参加在宁夏银川贺兰山举办的“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大型音乐节。

2004年12月10日,崔健及乐队在北京新豪运酒吧举办现场专场演出,摇滚歌手王磊以DJ身份参与,山西民歌手王占民亦参与演出。旅游卫视的《卫视先锋》栏目全程记录了这次聚会,并于12月31日20:00进行了电视转播。

2005年3月23日,第五张专辑《给你一点颜色》发行。

2005年7月1日,崔健及乐队参加北京工人体育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型演唱会”。同台演出的乐队还有:郑钧、唐朝乐队、二手玫瑰乐队、斯琴格日乐等。

2005年9月24日,北京首都体育馆“阳光下的梦”崔健北京个人演唱会。

2005年10月27日,在深圳“根据地”酒吧举行小型演唱会

2005年12月3日,在南京五台山体育馆举行个人演唱会

2006年5月24日,崔健及乐队在香港Hard Rock Cafe举行了一场名为‘崔健 Rock on Live 2006’的小型音乐会,演出形式为UNPLUGGED。

2006年7月15日,崔健与乐队在北京的星光现场进行了一场UNPLUGGED演出,现场逾千名歌迷近距离感受着崔健乐队的震撼音乐。

 

 

台湾贡寮海洋音乐祭2007年7月8日,台湾贡寮海洋音乐祭,崔健压轴演出。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崔健发起“超越那一天”赈灾义演(5月22日),并首唱为地震谱写的新歌《光的背面》。

2009年9月12日,电影《成都我爱你》受邀成为威尼斯电影节闭幕电影,崔健出席了9月12日的电影节闭幕式。

2009年9月19日,崔健西班牙马德里演唱会。2009年9月23日,崔健西班牙巴塞罗那演唱会。

2009年,崔健在中国网“新中国60年最有影响力文化人物网络评选”音乐排行榜中名列第六[13]。

2009年12月24日,在北京北展剧场,举办大型个人专场演唱会。

2010年12月31日-2011年1月1日,崔健与北京交响乐团合作,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两场摇滚交响新年音乐会。

2011年11月1日,崔健及乐队在“澳门国际音乐节”上献唱。

2011年11月19日,崔健及乐队在重庆人民大礼堂举办了“2011崔健重庆演唱会”。

2012年1月1日,崔健及乐队受邀参加了“上海东方卫视跨年晚会”。

2012年4月29日晚,崔健在北京迷笛音乐节压轴演出。

2012年10月1日,崔健及乐队受邀参加了于镇江举办的2012长江草莓音乐节。

2012年11月17日由南方周末、东方卫视联合主办的“2012中国梦践行者致敬盛典”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举行。摇滚歌手崔健等七位“2012中国梦践行者”现场接受了致敬。

2013年5月18号晚,崔健在深圳迷笛音乐节压轴演出。

2013年12月1日晚,香港Clockenflap音乐及艺术节,崔健压轴演出。

2014年1月,有传其将参加2014年春晚,并在晚会上演唱《一无所有》,但当局认为该歌过于敏感和歌词太过消极,要求其改歌词或换歌。但由于其本人坚持不让步,以致其和春晚无缘。

2014年10月14日晚,崔健导演电影《蓝色骨头》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首映礼。毛阿敏黄绮珊、李文琦等献唱助阵,崔健本人时隔28年重返工体演唱《一无所有》。

2015年3月27日,帮谭维维助唱,参与《我是歌手》第三季,为首次于电视综艺节目露秀。同年11月,以推荐人身份参加东方卫视综艺节目《中国之星》[14]。

2015年12月25日,第六张专辑《光冻》发行。

音乐作品[编辑]

正式专辑[编辑]

1989年:《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1989年:《一无所有》(本张专辑是《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另一版本)

1991年:《解决》

1994年:《红旗下的蛋》

1998年:《无能的力量》

2005年:《给你一点颜色》

2015年:《光冻》

其他专辑[编辑]

1984年:《当代欧美流行爵士─崔健独唱集》

1985年:《七合板演唱专辑》

1985年:《梦中的倾诉》,即后来重新出版的《'85回顾》《1985回顾》

1986年:《新潮》,即后来重新出版的《分手的时候》《浪子归》

精选辑[编辑]

1996年:《1986-1996》,中国国际广播音像出版社。

1997年:《Best Album》,韩国WOONGJIN MUSIC、SORIMADANG公司。

2003年:《Cui Jian: The Beginning 1986-1998》2CD,Bailong Music。

2006年:《Best of Cui Jian》,EMI Hong Kong。

单曲[编辑]

1985年:〈欢乐之夜〉,收录于《爱的太阳》合辑,中国唱片公司北京分公司。

1986年:〈一只受伤的苍鹰〉,音乐家王西麟唯一的声乐作品,收录于《金木水火土》合辑,中国旅游声像出版社。

1986年:〈无言〉,收录于新加坡电视连续剧《调色板》主题插曲专辑,北京市青少年音像出版社。

1986年:〈一无所有〉早期版,最早收录于《让世界充满爱》合辑,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

1986年:〈不是我不明白〉早期版,最早收录于《全国百名歌星荟萃精选1》合辑,中国录音录像公司。

1987年:〈最后一枪〉早期版,最早收录于《无名高地第一集》,中国东方歌舞团录音公司;另收录于1988年,《开天辟地》合辑,永声音乐、1990年,《王虹、崔健》合辑,永声音乐。

1990年:〈错〉,收录于《王虹、崔健》合辑,永声音乐。

1997年:〈超越那一天〉,收录于《七月一日生》合辑,上华国际。

2002年:丽江雪山音乐节主题歌,未发行。

2008年:〈月亮〉,翻唱广西哈嘹乐队原曲,未发行。

演唱会[编辑]

1993年:《北京崔健演唱会》现场实况录音,中国旅游出版社。

1997年:《北京演唱会》VCD,北京北影录音公司。

2000年:《中国摇滚演唱会》VCD、DVD,广州市新时代影音公司。

2007年:《音乐现场运动》DVD,中国文采声像出版公司。

电影

1993年参与演出张元导演的电影作品《北京杂种》,并制作其中的电影原声。

2001年参与演出俞钟导演的电影作品《我的兄弟姐妹》,饰演一名当音乐老师的父亲。

2002年与刘星、李海鹰共同为姜文导演的电影作品《鬼子来了》配乐,该片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审团大奖。

2006年执导首部电影作品——7分钟的上下集短片《修复处女膜时代》。

2007年客串演出姜文导演的电影作品《太阳照常升起》。

2009年执导两段式电影作品《成都我爱你》。

2011年执导电影《蓝色骨头》[20]。

2012年指导音乐现场纪录电影:《超越那一天》。采用3D立体声、效技术,主题内容交响摇滚乐。

2013年崔健执导的首部长片《蓝色骨头》入围第八届罗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21]。

2014年10月17日,崔健导演电影处女作《蓝色骨头》通过广电审查,在中国大陆上映[22]。

轶事

传言称崔健小时候在军队大院中听到林彪儿子林立果演唱披头士摇滚音乐,之后穿军装演唱便是出于对他的回忆[23]。作家朱大可在《流氓的盛宴》一书中认为,崔健“秘密传承”了林立果在摇滚音乐中注入的“叛逆精神”,但崔健本人在做客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中对此予以否认[24][23]。

上一歌手 :陈彬
下一歌手: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